学习资源

宗教岂容极端分子劫持(新论)

发布时间:
2015/11/5 4:59:16
访问次数:

祁进玉

《 人民日报 》( 2014年05月26日   05 版)


  5月23日,新疆警方迅速侦破了前一天发生于乌鲁木齐一处早市的暴恐袭击案。这起针对平民的自杀式暴恐袭击共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伤。经公安机关查明,犯罪嫌疑人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,参加非法宗教活动,收听收看暴力恐怖音视频,并于2013年底初步形成了5人暴恐团伙。血的教训表明,认清宗教极端分子的真实面目,清除其存在和传播的土壤,已经刻不容缓。

  从全球范围看,近几十年来,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恐怖主义行动的重要诱因。这些宗教狂热分子被所谓“圣战精神”和“殉教者”所蛊惑,认为实施自杀式暴恐袭击后“可进天国”。恐怖主义者也利用这种宗教极端思想招募自愿者,成为恐怖主义的关键推动力之一。据统计,从黎巴嫩到斯里兰卡、车臣、克什米尔,超过95%的自杀式恐怖活动都有自己的中心目标,即摧毁正常国家的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。宗教极端主义、民族分裂分子的这种做法,无异于对宗教的劫持,即通过扭曲宗教与政治、社会与历史之间的正常联系,为自己的行动寻找正当性,并赋予“殉教者”们以荣耀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他们的真实面目,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全球公敌。

  恐怖分子把自己的极端行为视为“圣战”、作为“神圣”之举,而他们的罪行既亵渎了生命,也亵渎了教众们信守的宗教本意。衡量一种宗教是否是极端主义的,要看它是否符合人类的正常情感、是否符合社会中大多数人的信念、是否对人的道德有所助益,以及是否能够促进个人与社会的健康连接。宗教本是人们对崇高和超越的精神追求,并体现着生动的现实关怀。正如宗教学者威廉·詹姆斯指出的,人性的羽翼飞至最高处所展现出来的慈悲、奉献、信任、耐心与勇气,是为了宗教理想的缘故而高飞。然而,当虔信和奉献失去理性的平衡,耐心与勇气被宗教极端主义的狂热所裹挟,人性的羽翼势必被折断,跌入泥淖。

  宗教极端的目标,就是斩断人与世俗世界的最后一丝联系。按照这种极端教义,完全彻底地脱离尘世的惟一办法就是抛弃整个生命,这也正是包括自杀式袭击在内的极端事件的根源所在。正如著名作家爱德华·萨义德在《报道伊斯兰》一书中指出的,恐怖活动的邪恶在于,它会与抽象的宗教、政治理念以及过度简化的“迷思”挂钩,而不顾历史脉络与理智。因此,铲除宗教极端主义肆虐的土壤,必须消除一小撮极端主义分子劫持宗教、垄断教义的行为,恢复宗教与社会的健康联系。对所有人而言,必须树立以下信念:人的生命至高无上,任何信念、任何“神明”与任何理由,都不能为滥杀无辜辩护。任何试图操控宗教教义以达到邪恶目的的极端分子,都是全体人类的共同敌人。

  根除宗教极端主义存在的土壤,还要摧毁极端思想传播的链条。5月24日,新疆公检法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的通告》施行,明令严禁制作和传播有暴力恐怖、宗教极端思想内容的物品,这正是扫除“毒源”之举。那些打着宗教的幌子,披着宗教外衣,却大开杀戒、滥杀无辜的人,根本就不是宗教人士,而是恶魔附身。对各界群众而言,亟须认清宗教极端主义、民族分裂主义的本质,戳穿他们蓄意煽动、蛊惑的邪恶伎俩,使他们成为“过街老鼠”,形成各族人民“人人喊打”的强大合力。

  (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)